规避风险,只许成功

为了成功入学,他们小心翼翼的规画每一步,为的是符合严苛的入学标准,也因为如此,他们鲜少失败。也就是说,任何和失败有关的事物都会提高他们的恐惧感,使他们失去方向。一旦跟不上别人的步伐,付出的代价往往是他们负荷不了的。

 

这样的心态最后导致一个结果:规避风险。在处理任何事情上,不容许一点错误,最后衍伸至认定自己不可能会犯错。作者曾经遇到一名在波莫纳就读的学生,她提及希望能有更多时间读自己喜欢的科目,作者反问,为什么不试着少拿一个A?如此一来就能有额外的时间研读自己的兴趣。结果,那位女学生用愕然的眼神看着副教授,彷佛他的提议犯了法。

 

当然,还是有例外。但是大多数坚持理想的人,都只会被视为怪胎。作者也曾遇到一名学生向他诉说心境,他认为离开耶鲁,才能够找回我们部分已被教育扼杀的灵魂。类似这种案例也不少,但现今,各个大学都打着受教育就能获得高投资报酬率的口号,但似乎没有人想过,我们真正得到的回报是什么?真的就是为了赚更多钱吗?我们接受教育,到底是为了什么?

连法国人都爱用

去年创下3亿营收

 

想做国际市场,必得勤跑国际展会。简士杰说,一开始他们到展场「会怕」,因为欧美厂商还是会把他们视作和中国一样、是Copycat(山寨)的厂商;甚至连到最近,都还曾被韩国厂商拒绝,不让他们进Booth(摊位)。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跳开传统制造之外,和欧美公司做生意的台湾公司太少;简氏兄妹曾在欧美生长的背景优势,并没有让UNT在国际上一路顺遂。

 

另一个更大的挑战,则是欧美市场令人昨舌的高经营成本。「光是一个牛皮纸箱的价钱,就是台湾的5~6倍,就算产品卖比台湾贵,还是无法Cover。」如何克服成本问题,简士杰还在找答案,但自2009年拓展国际市场至今,UNT的产品销售已遍及世界97个国家。

 

在国外没有自己的工厂、实体店铺,但单靠网络,UNT就在去年创下高达3亿的营收,其中 ⅓ 来自国际市场。而令人大感意外的,则是UNT的第二大市场不在亚洲,是远在欧洲的法国。

人际间的连结

随着团体的规模扩大,开始变得复杂。

如果你采用基本的两个披萨大小,也就是六个人一组,那每个人都会有15个连结。

将这个团体规模放大成两倍,连结就增至66个,如此一来,一个有50人的小型企业就需要管理1225个人际连结。

随着人数的增加,分配资源、沟通和交际的成本就像滚雪球一样,某种程度上会降低个人和团队的生产力。Hackman解释:「规模越大,团队间就越可能有摩擦,或者更糟糕的情况,这些衍生出的人际困难会让这个团队变得脆弱。」

两个披萨团队试图对抗规模谬误

许多管理人和领导者都陷入一种迷思,认为增加更多的人力是好的,因为人是最宝贵的资产,所以投入人力应该是最能提升整体效能的方法对吧?

但事实是,大规模组织让人们变的过度自信。研究员Bradley Staats, Katherine Milkman和 Craig Fox解释道,这是人们因为倾向在团体规模扩张时,低估完成工作的时间。在其中一个实验中,他们发现当人们被要求做相同的乐高模型时,两人小组花费36分钟的时间,四人小组却花了52分钟时间完成,整整多出44%。

不仅如此,较大的团队通常会对自己花费的时间成本过度乐观。

通常当一项项目的进度落后时,你会希望能够加快脚步完成,或者如果有个重要的企划案迫在眉睫,再投入人力似乎很合理。但是使用两个披萨原则的小组,比较能够控制时间成本和减少无谓的连结。

 

帮助你了解公司政策

跟有经验的人成为朋友

 

她建议你要知道谁是老鸟,谁只刚来两个月。 找一个了解什么可行和不行的老鸟,带你到处看看。「公司有它们的独特语言和内部趣事,找一个能帮你解读说话涵意和办公室政策。」她说。

 

再者,你需要某人去问一些无聊的东西,问你的老板卫生纸在哪里不太适当吧。

 

跟你的老板和员工设定期望

 

「留意老板的日程。」Augustine说。

 

在首次见面时了解他们在第一个星期、第一个月和首三个月工作的成功定义。同时,如果你在管理阶级,跟直接向你汇报的员工设定期望是很重要的。从沟通方式到办公时间,第一个星期已设定基调。

 

分析你的新团队的面孔​

 

留意你从团队中接收到的微小线索。有可能有很多人一直想争夺你的职位— Augustine警告,你要小心你背后的人。寻求成为朋友的机会和分散新同事中的人才,避免惹来怨恨。​

 

找出喝咖啡的场合​

 

知道泡咖啡的位置是迈向成功的好策略​。 另外,找出那些违反后会令人失去理智的办公室潜规则也非常重要。谁洗碗?那些层架是共享的?

 

「在我们的办公室,有几个冰箱,假如你用错了,你会很难过。」她说。「要像海绵一样,看看人们怎样做事。问一下怎样用咖啡机是没有错的。」

限量的碳水化合物

对我来说,它总是让我很想睡。

 

限量的会议

 

跟碳水化合物一样。喋喋不休的会议中不是无聊地一直说,就是无聊地一直听;没有任何好处。

 

特定的睡眠时间

 

特定的睡眠时间会让我睡更好,而不是睡几个小时;这是我生理时钟的转变,从我二十几岁开始就是这样了。如果我可以从清晨4点睡到8点,我就很开心。不过,我的家庭生活并不允许我这样做,所以我通常是从清晨1点睡到4点多,然后早上5点到6点半我很难再度入睡,因为我很爱早晨时光。

 

适时转移注意力到有兴趣的事物上

 

当我精神低落的时候,我用一些对我真的有效的解决方式。例如转换到我真的喜欢做的事(所以我把东西留到想睡的时间做)。我会逛 Quora(很危险,因为我在这里的时间长到不应该。这里真该有个码表或时钟的!)。我外出。我写email或跟朋友聊天(通常不是在电话上,我讨厌电话)。我玩玩扑克牌。或者,如果所有方法都失败,我就小睡片刻。我通常在空闲的日子里睡得比较多,或如果周末没事的话,但这很有效。

 

拥有一份你真心热爱的工作

 

最重要的第六点,我真的真的真的很爱我的工作。我超级爱它!我对于可以做我的工作感到无敌开心。我有很不如意的日子。我有一连串很不如意的日子。但运气就是这样,不过就是遇到比较衰的日子,但总体来说我的生活还是无敌美好的。

工作与生活

担任志工可以给你全新的视野,不但让你有改变世界的机会,也可以让你建立你工作所需要的相关技能。

 

  1. 人脉网络: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机会来增加跟你兴趣相关的经验值,你的老板和同事可能可以给你一些方向,但你也可以找看看相关的专业组织或加入运动俱乐部等。

 

在异国是一生难得的机会,你将不会后悔那段时间的每分每秒。

 

你在国外可能会面临些什么问题?

 

如果你对异国文化有心理准备,这对你搬到国外住会相对容易点,但如果你想要有最丰富的经验,你就需要有一颗开放的心,所以,试着调整你的期待去认识新的地方吧,因为你可能会:

 

你会有点不适应:住在异国会是最好的学习机会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会发现在家乡对你而言很容易的事,到了这里让你手足无措。你必须学着顺应不同的文化所带来的冲击。

 

为了降低可能的不适应性,最好的方法就是事前教育自己。利用在线资源与讨论版去学习当地的风俗,此外,Duolingo和Memrise等网站也可以帮助你精进你的外语能力。

 

你将会改变:在接触了那么多新想法、人群与文化之后,你还可能是原来的你吗?写网志吧!你可以跟家乡的人保持联络并在异乡建立亲近的友谊,这样会让你好过一点。把这份改变与成长当成是往你想要的生活与事业更进一步的养分。

 

总而言之,你一定要保持一份开放的心与顺其自然的态度,因为唯有如此你才能得到最多的经验。

 

在你20岁或30岁找工作的时候,这段岁月是你得到国际经验的最佳时机。海外工作不但可以精进你的事业,还可以激励自己旅行的兴趣与热情,这些都是会跟随你一辈子的东西。

凡事都要先学好做人

有些人会知少少就喜欢扮代表,明明没有内涵和实料,却喜欢别人给他的虚名和荣耀,自以为是。张雍最讨厌是「艺术家」的称呼,因为他认为这三个字带有一种阶级身份的象征。「其实拍照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会问你自己说,你要做一个更专业、更棒的摄影师呢?还是做一个更棒的人?我会选择做一个更棒的人。」怎样选择往往是决定一个人会有多大成就的关键。不难想象,一个不懂怎样做人的人,怎可能成为一个好的摄影师呢?这个重中之重的大道理,人人都应该要知道,凡事都要先学好做人才是。

 

由于相机设计的独特性,按下快门的声音和动作其实不是太有善,我们会称它为Shooting。但对张雍来讲,他会以更浪漫的言语来表达:「我觉得那每按一次快门,那是一个拥抱。你看到一个画面,一个时刻,你觉得你的心在怦怦跳,你按快门这个动作,基本上就是你去拥抱那个片刻。我希望可以做到被拍者会感到我是在拥抱他们。我在意的是,在拍照之前跟之后,与被拍者之间的关系变化,我觉得那个是一定得顾好的。」他认为摄影师要对被拍摄的人存感激的心,因为如果没有他们,你只能拍到一个没有人的场景。

签名背书

赫森那份「看不见油柱」研究在三十二名科学家的下,刊登在《科学》期刊。好好钻研批注(我们就是),你会发现三十二个共同作者中,有三十一个吸了实验室拿的那笔英国石油款项的奶头。问题也就在那里,教授们,不必惊慌,你们没有瞎!你们只是被英国石油的钱蒙蔽住了眼睛罢了。

 

这让我想起超脱乐团(Nirvana)的《毫不介意》(Nevermind)专辑封面:一个婴儿在水面下伸手去拿一张一美元的钞票。

 

但为什么没有人在看到期刊后取笑这些出租科学家?答案是:独立生物学家都被拒于千里之外。

 

走在污痕斑斑的海滩上,史坦纳博士告诉我说他曾要求搭英国石油的船去和他们的科学家一起采集样本,并看他们的原始数据。也就是希望维持科学的诚信。

免谈,不可能。他们不会让史坦纳和他的样本采集包接近那些测试场所。这个流氓科学家,更别提记者了,都不准靠近这些海滩,大概是考虑我们自身的安危吧!就像五十一区(AREA 51,编注:美国内华达州一处美国政府不承认的军事基地,据说美国政府在这里做外星人实验)一样。现在我明白为什么史坦纳要我们从海面上入侵,然后走上栈板,因为这样毫无预警。

 

如果英国石油的科学家没有找到油柱,那他们找到了什么?「我们没有找到石油,但我们找到了细菌。」赫森说。他们找到了微生物,神奇的微生物。

我非常同意这句话

俗话说:「考虑太久反而做不出好决定。」考虑太久反而容易迷失方向,甚至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当初在烦恼什么,也就在行动前停留在空想阶段。如果依然感到彷徨难以抉择,我会建议直接相信妳的直觉。

 

妳是否曾经看见朋友带新男友出现时,第一眼就有「这男生不OK」的感觉?在没有任何理性线索的情况下,脑中瞬间做出判断,我们将这样的反应称为「适应性潜意识」(adaptive unconscious)。适应性潜意识是一种帮助我们迅速且默默处理人生大量数据的大型计算机,它会将必须经过精密的思考转移至潜意识,以提高判断的效率。

 

人们会尽可能搜集大量信息以进行审核评估,做出正确决定,但如果每件事都要经过审核评估,只会累死自己,所以在遇到紧急状况必须迅速做出决定、与人第一次相见、即席提出新点子等关键时刻,如果需要做快速的判断,或判断数据不足时,人类就会涉入适应性潜意识的范畴。虽然说石桥也该敲过确认才能走,但若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个结果,不如就相信直觉吧。

寻回200年味道的酱油

同样住在大船渡仅存的广场饭店,目的是为了造访隔壁的陆前高田市,那是一个我所见过最为伤心的地方,25,000人的城市,完全化为乌有,海啸进来之后,整座城市被夷为平地,由于平地很大,缺乏可立即爬上避难的高处,死伤也就很多,大约有1,500人罹难;两周年了,我们即使是开着车绕行,过了十分钟,地表上还是只见白雪、杂草和堆积成山的废墟石块与钢筋,谁能想象,这里曾经是一个观光大城市呢?

 

这么巨大的创痛,可以想见,里头有多少感人肺腑的故事。此刻,我们要设法去寻找一个200年老酱油的味道!

 

八木泽商店,1807年创立,到2011年大灾难发生时,已经有204年的悠久历史了。那是日本的江户时代,刚开始起家的时候是在山形县的米泽,「米」字拆成「八」和「木」,就变成「八木泽」,原本是做清酒,从1910年发展出一种独特的菌种,开始做酱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河野家族就把清酒和酱油工厂分开了,酱油事业历经多次的品评会都拿到第一,击败1,500多家的同业,可谓称霸全日本,但,311大海啸,却把八木泽的一切,摧毁殆尽……

 

从电子文件的老旧照片中,依稀可见八木泽商店的传统质感,这家历史悠久的商店与酱油制造工厂都坐落在陆前高田市,海啸带走一切,连带他们家所有的酱油桶子也淹没在滚滚浪涛当中,精致的极品却宛如粪土尘埃一般,一切变成粉碎杂乱的垃圾。

 

为了找到河野家族,我来到山林间的组合屋区,找到临时架设的八木泽商店,即使是灾区的临时屋,依旧保持着典雅传统的风格,尤其,它们的古店尽管已经被海啸摧毁,但菱格纹门窗外观的特色,没有被遗忘。

 

拉了木门进入商店,架上摆满各式各样的酿造产品与味噌,更有好多得奖的纪录,甚至,日本的漫画书也有以八木泽商店为主角的故事,足见它们享誉东瀛的地位。我细细端详着这一切,转角处,立刻瞥见一个大大的老八木泽商店模型,我想,这家子人一定很念旧、很守护传统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