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本站

七年前的一个黄昏

admin 发表于 2014-10-25 分类 高博 | 浏览:

八点半整,潮水刚退不久,海岸线一片漠漠,彷佛一望无际的水田,在向晚幽幽的微光中,映照着暗蓝色的层层云卷与一个小巧洁白的上弦月。

 

(回家后为了查出月圆的日子,才知那天是初六。)

 

浅滩的水也美得不真实,海市蜃楼似的映照着天地。我们一步一脚印,明明是真实地踏着沙滩,却彷佛行在水上。我跟在他身后,见他每走一步,浅浅的脚印立刻消失在浅浅的水中…….

 

「继续走,别停下来!」我要求舟子行在我的前面,只为贪看他那如飘走在茫茫水面上的背影。

 

远处的海狗岩渐行渐近,断崖屋一带的高速公路,为浅滩染上了一片安详宁静的橙红。不知怎么,此刻,忽然想起了我儿时淡水河上的川端桥…..

 

后记:

 

这段文字写于七年前、丈夫和我刚从多伦多迁回湾区。 那年,他应聘前来旧金山的真光浸信会牧会,我们住在他一起来到空荡无一人的办公室; 他上他的班,我做我的圣经翻译工作。 那时,我们几乎每天傍晚都一块儿在沙滩上走路,从48街的海边,一直走回教会办公室,每次都走得大汗淋漓、全身湿透……

 

蓦然回首,不论是川端桥,还是都已恍若梦中…….

十一年后记

admin 发表于 2014-10-24 分类 高博 | 浏览:

我们全家从与欧醉拉为邻多年的ABQ搬走, 是因为丈夫读书的关系。 我们先迁去旧金山金门神学院, 又迁回ABQ浸信会, 又再迁去多伦多浸信会。 在多伦多住的那五年,我一面念神学院,一面帮助丈夫牧养教会。 正当我最忙的时候,北加州南湾的母亲忽然有一天全身瘫痪、口舌麻痹,我立刻停学飞过去,住在医院的精神科病房一个多月,日夜照顾母亲。而亲爱的欧醉拉就在我东奔西跑的那些年岁中,悄然于新墨州、阿布奎基市(ABQ)过世,我连见她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当年健康的母亲突然严重瘫痪,实在是一件悲剧。那时母亲心情寂寞、要求家住附近的小弟来接她去他们家小住两天(单身的小弟,婚前一直和爸妈同住;孝顺的他本来答应妈妈、要在家中为母亲留一间客房,未料小弟婚后多年,弟媳说甚么也不让母亲去住一天。)。

那次小弟因为母亲的心情真的是不好,只得把母亲接了去,不幸才刚到第一天,弟媳就以极端凶狠恶劣的态度对待母亲,母亲只好憋着一肚子的委屈与乌烟瘴气回家了。

 

母亲忍着愤怒、默默回到自己家中,原本轻微的老人忧郁症顿时严重起来;医生见母亲手脚发抖,误诊断母亲患的是巴金森症,给母亲吃错了药,以致母亲全身瘫痪、口舌麻痹,几乎陷入了生命的危险。

 

母亲自从2004年瘫痪之后,身体平衡能力一直不大好,偏偏五年多前、有一次她的佣人不尽责,将母亲一人留在家中,以致母亲在院子里仰天摔了一跤,伤裂了背部的脊椎骨,到现在都必须使用walker来帮助步行。

 

重读这篇写我老友欧醉拉的拙作,让我想起我自己母亲走过的那一段艰苦道路,不禁感慨万千。

感谢上帝,我95岁的母亲经过这十多年来的折磨、操练、学习,如今她老人家非常独立、勇敢、上进,比当年我最敬佩的欧醉拉、更加让我敬佩!

5.  没有一张欧醉拉的照片,只好借着我母亲来纪念她。

它们没有错

admin 发表于 2014-10-23 分类 高博亚洲 | 浏览:

求求大家,

 

拜托大家,

 

认养代替购买,

 

那一只只被关在笼子里不见天日、过度生育的狗儿,

 

过的是长期被压诈,

 

长期被忽略违反自然法则的生活,

 

我做错过事,

 

我承认我的无知曾经间接陷那些狗儿与人间炼狱,

 

从前我不了解,

 

从来不曾理解有人会为了钱这样对待狗儿,

 

我以前不知道有繁殖场,

 

我以为我从别人手上抱回来的小小狗儿,

 

是像我这样爱狗的人,

 

他们的母狗生多了,

 

一户人家养不了太多,

 

所以把小小狗儿分给大家,

 

分给爱狗的大家。

 

至于要给狗主人一笔钱是因为狗主人还有其它小小狗了要养,

 

补贴主人买饲料也买营养品给狗妈妈补补身体,

 

因为狗主人说他们也很爱这些狗儿啊!

 

还说只分这一只小小狗儿给我,

 

其它他们舍不得了,

 

所以我全心全意的爱着牠。

 

让牠小小年纪离开妈妈,

 

我满怀愧疚,

 

用满满的爱照顾牠健康长大,

 

直到繁殖场恶劣的行径一再曝光,

 

直到志工泪流满面心痛的嘶吼,

 

我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一只只被丢弃的狗,

 

茫然、受伤的眼神等待着根本不会回头的主人,

 

一批批被丢弃的狗儿,

 

纠结的毛发、虚弱的身体有着不想回去的从前与不知何去何从的未来。

 

这世界亏欠牠们太多,

 

牠们毫无保留的给了我们牠们的全部,

 

我们却毫无保留的让牠们遍体鳞伤。

 

每一个生命都该被尊重,

 

你可以不喜欢他们,

 

也请不要伤害他们,

 

但如果你喜欢他们,

 

也请多多帮助他们,

 

在这不友善的社会,

 

有着太多不友善的恶质人类,

 

如果有大能力请伸出援手,

 

期待着伸出来的援手再也没有可以援救的动物,

 

如果还没有大能力也请伸出援手,

 

制止正在施暴的人们。

 

这世界或许正在沦丧,

 

这世界或许正在毁灭,

 

但在世界被道德沦丧的人类毁灭之前,

 

请尽力保护这些不该被人类毁灭的动物。

执子之手

admin 发表于 2014-7-4 分类 高博亚洲 | 浏览:

每逢高博亚洲闲暇无事、左右无人,总爱扯开喉咙,清唱个几首歌,为平淡的生活添点乐趣。但是真遇上朋友邀约至KTV,心底反而踌躇起来。毕竟,朋友喜欢的是流行歌曲,可自己点来点去,就那么几首英文老歌,不免格格不入。几天前Cindy提议去唱歌,问我要不要同行,也许真是闷得慌,不及细想就跟着去了。

 

那天一同去唱歌的,还有Flora、Tracy和男友。大家唱着唱着,觉得老是唱流行歌没什么意思,于是点了几首台语老歌,换换口味。后来点到江蕙的「家后」,Tracy不懂闽南语,忙问歌名作何解释。Flora说这词指的是 「太太」,我望文生义,接着说,「家后」顾名思义便是房子内里的厨房,而旧社会里总管厨房事务的,不是太太还能有谁?

 

回家之后想了一想,发现中国真不愧为礼仪之邦,言词间的应对进退,各有章法,明明是同一个意思,为顾及尊卑长幼,偏偏造出好几个词。就拿「太太」来说吧,在别人面前就得改称 「贱内」、 「拙荆」,以免失礼。如此一来,礼数是周到了,却委屈了枕边人。从这个角度来看,台语的「家后」,听来好像太太上不了台面似的,在21世纪可说相当政治不正确。那么换哪个词好呢?不如称「牵手」吧。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情意深浓,而且男女平等,应该没人反对吧。

 

写到这儿,想起一个故事。晋朝时有对夫妻情意深笃。这太太呢,老喜欢在人前直呼先生为「卿」,表示亲昵;作先生的,认为这种称呼方式不得体,要求太太改进。太太的回答很有趣,她说:「亲卿爱卿,是以卿卿,吾不卿卿,谁当卿卿?」理直气壮,实在可爱。

老生常谈

admin 发表于 2014-7-4 分类 高博亚洲 | 浏览:

新高博亚洲近听了场演讲,内容多属老生常谈。老生常谈不见得没有价值,毕竟其中或有深意,不因重复多次而折旧。我相信,各行各业的贤达,心中总有些理念支撑着他们,所以能够遇难不挠,也不至于在立业中途走上岔路。这些理念,说破了,可能都是老生常谈。

 

先前有同事染恙,辗转求医,拖了很久才痊愈。同事病愈之后,对于就诊的第一位医师,可说是怨怒交加。据他说,后来多方请益,才清楚病有特效药可治,但该名医师却是提也不提,只开些寻常止痛药物,于是延误了诊疗的时机。再者,医师态度高慢,响应病情询问时颇不耐烦。

 

同事口中的医师,颇具名气,想来不是庸医。惟其并非庸医,那么未告知相关药品信息,就无涉医术,而是有亏医德,未能以病患健康为首要。医病及于人身,而实关乎人心,须敬谨从事。人身一但罹病,重则牵连生死,轻则难免苦痛,更别提人心随生死苦痛所受的折磨。名医如彼,为了私人考虑,任病患苦于病情反复无以自解,实在令人叹息。

 

我每次听同事陈述这段经历,都要想起我国有一句话,嘱咐医师得视病患如亲属。医者常常惦记着这句话,就算作不到照看病患唯恐有失,至少不会摆出一副三问不一答的粗蛮脸面。如彼名医,应当晓得这基本道理。说到底,「视病如亲」也是老生常谈了。

入围

admin 发表于 2014-7-4 分类 高博亚洲 | 浏览:

本周高博亚洲批改研究所共同英文试卷,阅卷凡570份,改得我手酸眼花,终于在今日午前阅毕,功德圆满,阿弥陀佛。考题分选择、翻译、作文三大项,选择题有标准答案,改起来最为省事,至于翻译,出题的先生提供了参考译句,批阅时自己略加斟酌,也就成了。最头痛的是作文。一周下来,欲求一文从字顺之作,几不可得;满纸荒唐之文,比比皆是。若干考生索性写起中文,不幸,同样是胡言乱语、文不对题。

 

作文难,难在构思运句。爬梳思绪,驱遣文句,需要练习,需要观摩,是以,能写得好文章,绝对是经历一番淬炼,半点假不得。母语写作不易,英语写作更难。中英句法有同有异,行文之际,纵文思横溢,倘不谙句式,仍旧写不出够格的文章。熟悉英语句式最好的方法,莫若博观。如果能耐下心,持续阅读英文报刊书籍,假以时日,自然有成。话说回来,当今声光娱乐充斥,无怪学生畏难求安,不愿花心思把一本好书、甚至一篇好文章读通。有在线游戏,还读什么书、读什么纽约时报?

 

我所任教的学校,规定大一学生须购买英文课外读物,以备英文会考。书单由出版社提供,经外文系教师票选,上学期选定《大亨小传》,本学期则是《埃玛》,选的都是经改写简化的版本。这项措施用意良善,虽说是借着考试逼学生多读书,但值此娱乐愚民的年代,这算必要之恶,本不足怪。只是,既然这课外书全校通用,选书何必限于文学,文学何必独钟英美经典? 何妨选些政经通俗书籍,让学生不止增进语言能力,也能晓畅世事。英美经典的文学价值极高,用字往往较难,简易读本,用字简单,读来有如嚼蜡。 与其顾此失彼,何妨选用当代名作,如《长日将尽》、如《上帝之箭》,词浅情深,尽皆可观。

 

改了一星期卷子,改出一肚皮牢骚。信笔写来,越扯越远,还好我写的是随笔,而非应试文章,读者当不怪我。

书写

admin 发表于 2014-7-3 分类 高博亚洲 | 浏览:

藏书不难,能看为难。这句话真对。上大学的时候,开始攒下些闲钱买书,至今虽然比不上大手笔的收藏家,相较于周遭的朋友,书算是多的了。习惯在线购书后,有时隔一两个礼拜便要到邻近的便利超商取书,弄得店员个个都认识我。买书不过掏钱了事,看书花时间而且费心思。有时一本还没看完,又增添好几本。有时书到手,却失了兴致,只得暂时摆在架上,来日再读。就这样,看过的书远远不及架上的书,徒然望书兴叹。

 

前几个月搬离宿舍,体会到藏书不难、搬书难上加难。新居在五楼、没电梯、离宿舍也有一段距离,教我上下往返,整整折腾了一个礼拜。可累归累,待布置停当,买书的念头油然而生,又得向便利商店报到了。

 

书满为患,而看书的速度慢如牛步,不免有朋友笑我乱花钱、书买了没看。他们怎会明白,我藏书的用意在营造学习的环境,盖人与书朝夕相对,自然生出亲近之意,日积月累,吸收的知识便大为可观。这几年,嚼舌根的朋友多,相与论学言志的朋友少,踽踽独行于学问这条路上,全靠身边这几本书,让我能尚友古之贤人、私淑今之鸿儒。

 

书与教育关系密切,自不待言。台湾的语言教育,重英文、轻中文,早为有识之士批评。讽刺的是,英文教育毛病也不少。若将英语学习粗分为听、说、读、写,则听与说易于速成,是以坊间教材多由此入手,标榜只要十数天便能轻松说英语。然而要培养慎思明辨的人才,读与写尤为重要。不读书,知识无由富厚。知识贫瘠,思想无由深化。无知识为佐,镇日空想,只是浪费时间而已。读书有成,借镜前贤,下笔便能有条有理、气势磅礡。更重要的是,思想学问也能藉笔下文章代代传承。台湾昔时侧重文法,致学生有口难言,今者专务听、说,遂令学生满口荒唐言,形诸笔墨,则文不从字不顺,让教师是一把辛酸泪。

以心造境

admin 发表于 2014-7-3 分类 高博亚洲 | 浏览:

昨天T回台中,顺路在台南办些事情。晚上6点多,我载她去拍毕业照,然后到图书馆办离校手续。事毕,她请我吃饭。我们边吃边聊,聊得很开心。朋友嘛,就是得找时间见个面,各道近况,说说心底事。透过MSN联系,不免有隔。我在MSN上头遇到熟人,多半叙些寒温,难得深谈。科技再怎么发达,总不如相见谈笑那么亲切有味。

 

将近十点的时候送T去坐车。回到家没多久,她的男友来电,说T这个胡涂蛋,把手机给掉了,嘱托我找找。我赶忙连络晚上带T去过的地方,发现手机原来是掉在照相馆。那里的老板娘说,十点半打烊,于是我匆匆出门,连外套都没带。还没到目的地,机车竟然抛锚了。时夜已深,无可如何,只好步行,所幸没有误事。拿回了胡涂蛋的手机,心下稍宽,自忖左右无事,干脆把机车搁着,安步当车。我踏着清冷月色归去。

 

今早盥洗已毕,准备沿原路寻车,牵到机车行修理,忽然想起祸福相依这句话。福兮祸之所伏,且祸多生于不测,那么人该如何自处呢?当然,平日须多作准备、未雨绸缪。不幸,准备得再周详,还是难免厄运临头,如之奈何?《庄子》里头说,有人生了怪病,朋友来探视,问:「汝恶之乎?对曰:亡,予何恶!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为鸡,予因以求时夜。又说:得者,时也;失者,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庄子的寓言讲的是看破生死存亡。死生大事也,我看不破,但是以平常心看待生活中的不如意,还勉强做得到。得者,时也;失者,顺也。摩托车抛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踏着愉快的脚步出发。

第一种方法

admin 发表于 2014-7-2 分类 高博 | 浏览:

沉醉在极致的欢愉之中,这个偌大的地方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我们可以不用考虑任何吃、喝的问题,呼吸的问题,而且也不用工作,去烦恼生活、收支平衡。只要我们忍受前面24天的孤寂之后,就会有6天极乐的世界,这样子的结果让我犹豫了起来,事实上我们可以一直在这里远离尘嚣,过着特别的两人世界。

这里,完全没有人会来打扰~

这里,没有任何世俗的烦恼~

这里,完全与世隔绝~

 

攻击日最后一天的早晨,我比他还要早醒过来,看着他熟睡的脸庞,我真的好想就这么继续下去。

陛下,好久没有现身的Alice在我眼前飞舞,您不能够让自己沉迷,这样子Medela绝对会利用这个弱点来对付您的!

妳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啊!

我是您的精灵,自然您的一切我都会知道。我只能说:这里不是正常的地方,您一定要坚持下去!

我不知道,我摇着头,这么美好的感觉从来都没有过,我真的好想就这样子一直过着..

陛下,真实的世界确实有很多的缺点,但是那才是您生存的地方,您不可以迷恋这里。

我知道,可是..

您不是一直想要终结这个地方吗?这是诱惑,久而久之,您就会习惯,最后就会心甘情愿的做她的奴役!

Alice的话让我的心整个震了一下,确实,如果沉溺在肉欲的生活里,一定是会把心智给蒙蔽,要终结这个地方的高博亚洲初衷绝对就置于脑后,我开始冷静的思考,既然那枚戒指是一个关键的物品,那么我应该就是再度前往这个魔域的边陲,把戒指带在身上。

老婆,我亲爱的James这时候醒了过来,妳在想什么?

我在想之后的事,黄金戒指是一定要去拿的,但是现在要怎么才能够终结这个地方,而且让我们离开,这是最大的问题!

应该还是有答案的,我不相信只有这种方法..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我很害怕!

妳怕什么?

我怕我没有这个力量结束这个地方,然后又有无辜的人受害。

至少妳已经让之前进来的人都回去了,这个可是相当了不起的事,不是吗?!我们现在坚持的就是:不要再让任何人进来,她的诡计就无法得逞,这样子我们就有机会终结这个地方。

你说的好轻松!

他把我拥入怀中,亲吻着我的额头,困在这里的这些日子,我的脑袋从来没有那么轻松,我也不用再面对那几个头头的压力,我们确实已经拥有了彼此,这样子真的已经相当足够。我以前从来都不敢想结婚的事,妳知道吗?!拥有妳,我真的觉得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但是我却不想一直在这里,我所希望的是要跟妳白头偕老,然后成群的儿孙围绕在我们的身边,所以,无论如何,老婆,妳要坚持下去..

我哭了出来,嫁给他不就是要这样子吗?我会再去找黄金戒指,也会再询问是否还有其他终结此地的方法,你等我的消息!

嗯!

这一天,我们并没有任何的激情,就只有拥抱、亲吻和聊天,一直到午夜,我目送着他被水流卷走。

 

再度踏上了征途,不同的是:我不用再躲避Medela的追踪,所以一出女人国之后就以全速狂奔,当我到达『精灵智者』的家时,虽然只花费6天的时间,但是身体的能量也耗损了相当的多。

天色大亮的时候,我又被请进了智者的家中,她叹了一口大气。

真是好可惜,就差那么一小步,差一点就成功了!

就怪我自己完全没有注意所有的状况,随机应变。

这也不能怪妳,而且妳已经做得很好了,现在魔杖已经被毁,她没有攻击的魔法可以对抗妳,但是,要终结这个地方还是很有难度。

请您仔仔细细的告诉我,现在还有什么方法?

现在没有任何其他的人在魔域里,所以没有办法再把负面的Medela召唤过去,剩下来的方法有两种,高博亚洲娱乐城是找到她,然后跟她决斗,把这个负面的我终结掉,那么这个地方自然就消失,但是这个方法应该是不可能..

为什么?

妳见不到本尊的,她当然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而且妳身上拥有的魔戒和宝剑她之前只能够刚好抵挡住而已,更何况现在连魔杖都没了,她更是不可能现身,她一定会用隐身魔法把自己隐身的。

那么第二种方法呢?

妳要找到之前曾经进入过这里的同伴,把她带进这里,但是前题是:她的另外一半已经离开她或是逝世了,她独自进来的话,攻击日开始时,兽王攻击过来之时就会造成整个地域失衡,这个地方就会崩解,可是..

可是什么?

一直在我身边

admin 发表于 2014-7-2 分类 高博亚洲 | 浏览:

在原本的状态下,各人会回到各自所属的年代,但是这样子失衡的状态,有可能是跑到另外的年代去..

您的意思是:崩解之后,有可能我或是我的另一半会到别的地方,而不是我们一起回去?!

没有错!而且这个方法还有个相当要命的缺点..

嗯?!

负面的我如果在攻击日之前又弄进来一位,把人数平衡,这就破局,这地方就会继续下去。

可是他们并不是情侣或是夫妻,这样子也可以吗?

没有错,只要是一男一女即可,只要有这样子的一男一女,皇后大人您自然就会被她送回人间,这里又重头开始。

那根本就没完没了的,不是吗?!

重点在于那个负面的我,现在那个我并没有魔杖,所以她并没有能力把任何人抓来这里,您一定要趁她现在弱势的时候把人带回来,这样子就可以打破这里的魔咒!

魔杖是怎么..怎么弄出来..

您是问我,我这支魔杖怎么来的,这就要回到我原来的年代,中古世纪的欧洲,..

怎么去?

我的魔法是可以穿越时空的,当然也可以让时间静止,不然怎么可能这个空间可以这样子一直存在,而且存在那么久。

那么她应该已经过去了吧?!

还没有,如果去过的话,我这里也会有感应的,而且,魔杖不是随便说做就能做得出来的,所以,可以的话,回去之前,尽可能的把这里的黑暗魔法都吸收起来,削弱她的力量;然后攻击日之时故意让您的伙伴赢,过去和她对话,她一定会给您一个时间,要求您带一组情侣或是夫妻进来,这时就一定要讨价还价,多要一些时间,然后就会把您放回去人间,这是最重要的关键了,因为您并不知道她们的状况,所以,就只能够用碰运气的方式去选择年代和地点找寻您的这些作战伙伴,运气好的话,找得到符合的人选,那么就可以结束这个地方,如果没有带人回来,负面的我必定会想办法回去,尽快做出魔杖再弄人进来,那就又重头开始,没完没了的了!

意思我大概听懂了,但是感觉执行起来困难重重,难度好像相当的高,这些在这里男女,如果能够回去人间,应该会更珍惜彼此的感情,不可能随便分开的吧?!

所以,她也无奈的说:我刚才就说要碰运气,运气好的话,才有可能发生这样子的状况,运气不好的话,千万不要再带高博亚洲人进来,这样子才可以继续看看接下来的行动,如果您带一组人进来,她一定马上就把您放回人间的,这地方就终结不了了。

唉!都怪我太大意..

皇后大人就别再自责了,从现在开始,您就要仔细思考:要到那个年代去找寻之前的伙伴..

她的话说完,随即交给我那枚依旧闪亮的黄金戒指,又说:忘记跟您提醒,能量够的话,我是可以做时空的移转的,也就是说:第一组不适合的话,我是可以让您移动到其他的时空寻找别的伙伴的!

哇喔!这样一来事情终于有些眉目了..

但是我没有办法做太多次,这样子的魔法运动耗费的魔法相当的高,依照黑龙宝剑能够储存的能量估算,最多3次而已。

好吧!至少不是只能够赌一次..

 

在开阔地上,我不停的挥舞着黑龙宝剑砍着不断窜出来的蚯蚓怪,一边砍着一边思考着之前这里头的伙伴们,最熟识的就是那9位武士了,如果真的要去她们哪一位的时空,好像都有相当的困难度,因为语言、文化再加上时空背景完全不同,唯一比较有可能的是那一位日本的小女生-亚美,她的年代是在我之前大约20年左右,但是,她回去的年代绝对两人还在一起,那就要选择她之后的日子,我自言自语的说着:那就选原本的时间,她这个时间应该已经37岁,她和她的另外一半有没有在一起,应该是见真章的..等等!我不会日语啊,怎么办?

一直砍个不停,也不晓得过了多久,整支宝剑已经完全变成金黄色,身体铠甲的颜色也愈来愈深,我仍旧不想停下来,如果是去唐朝找这位马郁脂,言语虽然是通的,但是中国的古代,男女不会随便的离婚,而且跟她也不是很熟,这个人应该就不考虑..讲到动荡不安岁月的话,那就是日本的雪姬和法国的Isabella,一位是年代久远的幕府时代,一位是二次大战,嗯..赌二次大战好像胜算多一些,而且法国是战败国,国家被德国侵略占领,死伤无数,唉,真是的,嘴巴真是坏啊,咒人家的男人死,Isabella,妳不要怪我..

头绪整个整理出来之后,我决定之后要去寻找之前的3位伙伴,当然,最好是第一位就成功,我也就不用再费神继续的找寻下一位。离开开阔地时,我这才发现:身上的铠甲已经变成了接近黑色的深紫色,想必是魔法戒指吸收的能量也相当的充沛,所以我身体上的铠甲颜色才会这么深。

因为整个『爱之坟场』除了开阔地有蚯蚓怪之外,其他的地方完全都没有任何的怪物阻拦,我就以最轻松的方式,缓慢的向女人国前进,最后回到竞技场平台时,距离下一次的攻击日还有3天。

陛下!Alice突然现身在我眼前,智者忘记说一些东西,我一定要提醒您注意..

妳吓了我一跳呢,是什么事?

这个魔域还没有被终结之前,您回到人间的样子就是现在的样子,不用吃东西、不用呼吸,普通的人是看不到您的,只有曾经进入过这个空间的人,才能看到妳。

是喔!

您要带人回到这里,只要把宝剑刺进那个人的胸膛上,她就马上就会到达此地,变成原本的模样。

谢谢妳的提醒,但是其实还有问题,就算是人家变成了孤单的一个人,谁会这样子冒险和我一起再回到这个生不如死的地方呢?

陛下就先不用想那么多,回到人间的日子,我会随时陪伴在您的身边帮助您的。

我轻轻的抓住她,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谢谢妳,谢谢妳帮助我,真希望妳能够高博亚洲娱乐城。

虽然我也是这么希望,但是,那个不正常的魔域还是存在着,陛下还是要以大局为重,Alice原本就不应该存在的。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舍不得..

我们就这么相拥而泣,泪水完全止不住。